職場故事
職場故事管理故事成敗故事 智慧故事正能量故事心靈雞湯人生感悟句子勵志故事
相關:
職場寓言故事
職場勵志小故事
感人的職場故事
職場管理故事
職場哲理故事
大學生職場經驗
職場正能量小故事
職場幽默小故事
名人職場故事
職場禮儀小故事
職場早會勵志故事
職場心理學故事感悟
職場跑業務故事
銷售小故事大道理
男性職場潛規則
女性職場潛規則
娛樂圈潛規則
當前位置:故事百科網 > 人生故事 > 職場故事 >

  

 

  采訪日記 2013,4,28 江蘇。常樂鎮——海門——南通——淮安——泗陽縣

  常樂鎮位于海門市,與上海崇明島隔長江相望,這里雖屬江蘇省,但氣候地理經濟與滬上更相近。下午,與許仲由長樂鎮拼車打出租,價30元,到海門,再轉拼車到南通,價60元,共折騰輾轉2個多小時,拼車超載很擠,黑車又多特別是夜間,對身帶財物的打工者很不安全,但他說今天還是順利的沒耽擱。南通汽車站前人山人海(各大中城市均人滿為患),擔心買不到泗陽車票。

  進入南通,繁華之地,見一輛200萬轎車,又見一輛700萬轎車,黑出租司機感嘆:“我們快像印度了”(兩極分化)

  南通已經建了新火車站,很漂亮,但長途車站仍為老站,已不敷用,盡是人擠人,排長隊,買到17:30徐州的車,此車途徑淮安,再由那里換乘去泗陽的汽車,車因節假日到來人多晚點,在車站站立等候一個多小時無處坐,晚點18時始發。

  大客車密閉,缺空氣氧氣,暈車,經如皋、海安一帶,昏暮中閃過蘇南的富庶農村,但居住的已過于密集,閃過白樓黑瓦,綠地。經鹽城、東臺等。江蘇地形南北很狹長,許仲在長樂鎮某企業打工,但妻子孩子在蘇北泗陽的老家,從南通回一次蘇北泗陽要從東南端到西北端,走了一個斜線,江蘇交通本來很好,但脫離主干線這樣迂回走亦很不便,許仲說每次都很勞累,剛到家歇下又要返回,最多能呆三兩天,他來這里十來年,年復一年成了一只“歸雁”往返奔波,賺的錢都交車費了,說時無奈。

  一個幽靈,一個人人共勞共享的幽靈,仍然在東方大地徘徊(暮色中汽車水一樣流瀉過蘇南,頭腦中蹦出句子)

  南京到泗陽的一條路經過一段安徽省境,那里有一個小城,名天長,我知道那里生活著一位詩人葉世斌,出過好幾本詩集。

  長途汽車4個小時到淮安,已經夜里22時,燈火,淮安蘇北大市,唐代既興盛,許仲說對這里印象好,人情好。天晚已無車,再次拼車乘黑出租,從淮安到泗陽縣,價50元,達時已經23時,路途司機無規矩,不斷超速大聲喊手機,擔心車禍。

  去往泗陽縣,漸入蘇北深處,春季氣溫上升,夜里開車窗也不冷,路邊和遠處傳來麥地清香,及洋河酒廠的釀酒味道,很好聞。

  在蘇北夜里,我明白了為何古來民諺云:“走千走萬不如淮河兩岸”,這致命的麥香呵!

  -

  -

  2013, 4 下旬 泗陽

  午后14時,到泗陽縣圖書館門前,參加作家簽名售書活動,泗陽新華書店同時在這里舉辦圖書展銷。參加人有泗陽籍的打工詩人許仲、泗陽籍畫家畢傳國等,文化局、新聞單位及電視臺等。作家藝術家的圖書有《時間的令旗》(詩集,許仲著)、《老筆閑情集》(漫畫集,畢傳國著)、《運河的流音》(詩集,潘瑩著),及新華書店帶來的的各種圖書。現場熱烈。會后,在縣圖書館五樓參加“閱讀馨香——讀書沙龍”活動,參加者各校的學生為主,有校長、教師等演講。參觀圖書館,除了成人閱覽室,有兒童閱覽室,多功能廳、報告廳等,言,讀者經常人滿。

  泗陽,以漢代有泗水國而名,泗水,也是古水,已很小,地圖多不標。鄰近的宿遷,是英雄項羽的故鄉,沭陽縣,是虞姬的故里,淮安,是韓信的家鄉。今泗陽一帶以產洋河酒而聞名,本地人以其綿長勁道濃香撲鼻而自豪,說此酒明清既有之(可能更早),乾隆下江南路過喝后曾盛贊,今有一條河名洋河。

  路上與許仲交談,他說,對南京印象好,有文化,比上海宜居,我說南京的長途汽車站有秩序,硬件好,在江蘇的好幾個車站我都見在賣圖書,還有很文化的書,他介紹泗陽為“楊樹之鄉”“詩書之鄉”,縣城綠化好,整潔。

  錄許仲寫家鄉“空心村”留守兒童的詩句:

  “一年沒見過你的面

  你們就不要假裝想孩子

  在電話里亂說話

  是要負責任的

  孩子因為想媽媽

  已經在地上畫了一個媽媽”(《村莊有話說》)

  -

  -

  2013, 4 下旬 泗陽縣

  早,與許仲去王集鎮曙光村的老家,距離縣城近一個小時車程。蘇北的路很好,整個江蘇的路比山東還好。見油菜花正開,有的高達2米,蠶豆花開,見矮桑樹,比想象的矮,養蠶戶已經很少,鎮上仍有繅絲廠(繅:音騷,把蠶繭放在滾水抽絲意)。

  晴,但涼,曙光村中看許仲的新房、及舊居,一天中恰巧趕上了兩個婚宴,(有一訂婚)很熱鬧,鞭炮,轎車,見宴席上蘇北特有鄉菜:素雞(又名膘雞),其實類似一種灌腸,說古已有之,吃時和蔬菜煮,用料有雞肉、藕粉、香料等,別處所無,為泗陽一絕,香而不膩,兼湯兼水,趁熱食。

  村中的年輕人今均在蘇南及沿海務工,有無錫、常州、揚州、南通等,他們回村裝束與村中人判若城鄉,彷如外人。

  到許仲的新居,見喜鵲筑巢于門外楊樹,燕子壘窩于屋頂,似乎在呢喃:“歸去來兮!田園將蕪胡不歸?”,到他往日的讀書房,書籍和一捆捆文學通信還擺放在書架,蒙了灰塵。村民說,文化部長孫家正就是王家集人,有90老母在鄉里,并為此自豪。

  鄉村幾乎所有初中的孩子都在縣城念書,周日晚上,回縣里的公車擠滿一車車學生!

  鄉里路旁的候車亭,一個不缺,很多北方的大中城市都不一定有,江蘇的鄉鎮建設及文明,可為樣板,縣城與全部鄉鎮的長途汽車已經公交化,車資低,車次多而便捷。

  ——但隨著汽車隨時開進任何一鄉村,汽車帶來的一切問題已經由城市移入鄉村。

  在蘇北,看到農民潮水般涌入城市是必然的,鄉村土地縮小也是必然,農民從廣闊田野走入狹窄工作間都是命定的。

  王集鎮,歷史悠久,商業繁華,若干年后可能發展成一座縣城,有很多新蓋樓在出售,已有污染,主要來自汽車、噪音、垃圾污水,新華書店已經取消,因年輕的都外出打工無人買書。

  王集鎮歷史有一種烤餅,名王集小團餅。附近的穿城鎮有一種悠遠的“穿城大餅”,厚而大如鄉里從前鍋蓋,要切著吃,面味醇香。

  經鎮上,許仲憶及他少年讀書的往事與艱辛,頗多懷舊及傷感,許多故人早已離去。

  世界變動不居,

  我們剛剛熟悉這個世界,

  世界轉眼把我們忘記(在王集鎮,等待許仲和他的妻子去辦理“新農合”及社保時所思)

  在泗陽縣城街區公園散步,見鍛煉的人愈多,不出三五年這個小公園綠地,不,也許一兩年就不敷使用。

  “估計一百年后人們再走過這里的田野上,無論如何也不會體驗到從樹上打下野蘋果的樂趣了,唉,可憐的人呀……”(梭羅,寫于19世紀中葉)

  下午,跟許仲去看望他的老母親,沿途青麥正在灌漿,那種青入靈魂的顏色,用照相機是無論如何拍不出的,也許可以用到油畫。這里一年莊稼兩熟,再有一個月麥子就收割了。使人易感的黃淮平原,大運河南北緩緩流貫。

  “看著你長大

  才知道生命是真實的

  看著十歲那年的青麥變黃

  才知道父親

  已死去三月”

  (許仲的詩《青麥》)

  在王集鎮的未圩村,(圩,此處念音:圍,防水的堤壩)見到許仲的老母,看不出已經85歲,歷經那么多滄桑,身板硬朗,思維敏捷,樂觀心勁強足,信奉基督,說本村有幾十人常共同禮拜,我們談話時,白色的小狗在輕吠,兩只野鳥在屋頂的電線上鳴叫——我已知道了她為何這么健康而樂觀,許仲說,90大壽時一定回來替她好好辦辦,老母爽然應諾。

  歸來,以夜深。

  -

  -

  2013,5, 1 泗陽縣

  泗陽縣城的的市民早餐:一種傳統小吃,名“朝牌”(形狀如大臣上朝手執的象牙牌),既炭火爐烤餅夾新炸油條,配鹵水豆汁、或雜糧粥,此吃法久遠南北味兼雜。

  (今天我最佩服的那個人、羨慕的那人,就是早點桌旁會做傳統烤餅的那人!)

  泗陽縣城近年建設的很好,與言,按規律一般說未來三五年最多七年,可能是最宜居的時候——然后就走向反面,變成“大城”,現在居民小區里還有地方停車,街上還沒可怕的堵車,但鄉下移民正在大批涌入,就業、購房、添車都成倍數增長,污水已有,城市的各種污染后面隨著擴容就無法治理,見交警三兩正認真將人行路上放歪的自行車電動車扶好,認真,小城市好治理。羨慕。

  昨夜小雨,縣城有春天泥土氛息,而蘇南的長江沿岸有的已經初夏了,此地為黃淮平原的南北地理分界線,四季分明。

  《宿遷日報》近報道了打工詩人許仲的事跡,自己的家鄉關注自己的文化人才,好!

  記得杜甫寫經過山東平原的詩句“齊魯青未了”,蘇軾寫經過江淮平原的詩句“入淮青絡漸漫漫”, 都用了一個“青”字,車經濟南一帶和蘇北一帶,才嘆服先賢用字的準確,這些麥子除了一個“青”,什么也不能精確描述它們,東北平原的麥子,河北一帶的麥子,也綠,但遠沒有這么青,深深的青綠色。

  讀美國19世紀自然主義作家梭羅的《野果》一書,此書2009年新翻譯過來,寫各種植物的,但遠涉人類,錄幾句:

  “這片樹林是永久的公共財產”

  “這種山峰不允許任何人擁為私產——因為這樣一來,人人可以登山,可以攀爬到比自己更高的地方,能俯視谷中的家鄉,社會就會甩開奴性,眼光開闊”

  “(法律)應規定最美的自然風景屬于公眾”

  “若想沿著河岸靜靜散會步,走不了幾步,就會發現人家垂直于河岸的籬笆擋住了去路,……現在那些樹哪里去了?再過七年,人們還能看到什么?”

  “每個城鎮應設立一個專門的委員會,確保城鎮的風光不遭破壞”

  “這些自然景觀遠比學校老師或傳教士更啟迪人心,比教育體系更健全”

  “讓那些茂盛美麗的大樹留在那里,以后五十年內也不要砍伐”

  “(有些人)對自然幾乎毫不在乎,只要能換錢夠他們過上一陣子”

  ——梭羅啊,你以上不是為150年前的美國人寫的,你是為2013年的中國人寫的,你列舉的謬誤,又次在東方垃圾一樣蔓延——人類的文明、秩序、身邊環境可以稍不維護乎?!……

  想及,大地上還有奇異美麗的人么?還能再教我金錢以外的奇異美麗的事物么?我們都被物質緊緊抓牢,馴成奴仆。

  -

  -

  午,與許仲對飲他家鄉的散裝洋河大曲,好,任何一種酒只有在它自己的家鄉才最好喝。寫宣城善釀紀叟的李白懂此理,一種地方食物,它們與水土氣候地理緊密相連,離開家鄉就不行,(此點梭羅也談過)像蘭州拉面那樣可流傳天下的東西罕有。

  談及詩人應寫出家鄉景物,許仲對蘇北感情很深,又經常“回家看看”,他的詩歌《春打六九頭》《鄉戲》《蘇北情歌》《岳父》《看見大嬸在砍玉米桿》《八十老母》等,都給我難忘印象,其實亦是多年前我讀到他的詩歌集《把蘇北貼在胸口》,才誘使我跟他來蘇北看看的,緣分。

  蘇北農村對孩子的教育重視使我吃驚,久有傳統,我想,這就是蘇北百年人才不竭的原因,但孩子也因此承擔過大的壓力。

  泗陽縣城里,見路邊收費公廁,每次5角,很干凈,概念好,收費,才有人維護。街路管理的有條理,城市小,才有辦法治理(治理大城如啃爛桃子,越啃越爛)騎摩托、電瓶車的很多,說明公交還欠發達,我預計汽車蝗蟲一樣擠滿街巷的歲月瞬間撲來。

  縣城近郊可預計于未來很短開辟出“農家樂“等旅游,目前尚無。

  -

  -

  2013,5,2 泗陽縣城——愛園鎮,松張口村;穿城鎮——淮安

  晨,見縣城居民小區前的小廣場,許多人跳交誼舞,這種舞大城市多年前流行過(新市民很多,都是鄉下新遷來的),大城市已不跳這些,以麻痹,無生機,精神變得老化。許仲對此佇望良久,他欣賞此城市娛樂體育,我說這就是城市的好處,提升鄉村文明,但大城市的“超大”把屬于城市本質的好處弄丟了,只剩下垃圾噪音污染諸雜碎。

  上午,坐車到松張口村。許仲帶我訪原鄉村學校離休的唐正理校長,70 余歲,很健康,他的父親唐堅,23歲既犧牲于蘇北抗戰,松張口村曾是革命老區,他的父親曾就讀于鹽城抗大,向我們出示家里珍藏的當年的(1941年左右)抗日軍屬優待證、及家父遺物2本抗日日記。參觀他的老式鄉間書房,除了諸多書籍還掛有一幅馬克思像。唐正理先生是當地著名的文史專家,參與編輯《走近愛園》等多部地方文史書籍,并撰寫許多文章,他曾退休后去縣城住過幾年,又回村里,說還是農村環境好。

  到村外的大澗河,又名砂礓河,聽許仲的妻子張春霞介紹,沿岸是她的老父張業凡當年抗日打游擊的地方,父親曾孤身一人引開鬼子,建國后又做過多年村干部,活了80多歲。河邊植被很好,多年植樹已見成效,但見有人往河里扔死豬家禽,不好。見河畔麥田里白色水鳥、野鴨,言有野兔,刺猬,但已少。這一帶多年前許多養蠶戶,后因不賺錢將桑樹砍伐,改種麥子、或經濟楊樹林,見村民正伐木,楊樹三幾年就可成材,每根可售賣幾百元。

  訪村中的農民音樂家張業華,聽他彈撥蘇北三弦,他還會拉板胡、吹奏笛子,張老大哥原來70多歲,但比我可硬實開朗,音樂使人幸福。許多臨近村民來聽,特別是老年人很快樂,他們需要娛樂,本土的娛樂。許仲唱了十幾只蘇北的民歌,聽唐正理校長說,考慮組織一個鄉土淮海戲之類的樂隊,業余免費給村中自娛自樂,現在吃穿用度不缺缺的就是這個。許仲說他的父親生前也是給鄉親業余演奏的。

  許仲剛才唱的有《九九艷陽天》,這支歌背景原來就產生于蘇北,曲調也是蘇北民歌的,歌詞中的蠶豆花、麥苗,都是這里的。

  聽村民言,松張口村若干年內可能遷到規劃新村去,現村民有新蓋小樓及前后園田損失之憂。村中青壯年均在城市打工,空房多,許多戶已到縣城買房,許仲拍下村莊資料,恐以后無存。村子周圍樹木極多,可謂綠樹成蔭,約有數千棵,所以這一帶稱謂“楊樹之鄉”不虛,樹種多為意楊、青楊,為近二三十年引進,抗風,適應蘇北,成長迅速。

  村莊正在變遷,很快,與城市一樣。

  松張口村亦不小(江蘇各地均人口密集),唐正理校長介紹,原來村子有一所小學,后撤銷,今孩子念小學要到鎮子或縣里,家長費用增加,另外孩子每周只能與家長見一次,減少了親情。如今縣里每個班有孩子七八十人,最多的一百掛零,很難教好。他說,每鄉鎮還是應保留一所中心校,全鎮的四個邊角村莊各保留一所小學好。教了一輩子鄉學的人的話可以一聽。

  蘇北泗陽一帶縣鄉,晚飯主食均玉米粥,白面烙餅、或饃,這種吃法由來已久,很科學,適應地理與氣候。(也說明物產,及從前生活的艱難)

  村中見86歲老婦,仍可料理生活,一般勞動,言此村一帶80、90高齡老人越來越多,都很健康,后邊很快就會有百歲老人,原因一空氣好環境好,二兒女有孝順的傳統,三老人有足夠的活動空間(院落都很大)

  想,城市的養老機構,可以考慮把一部分移到鄉里,一活化鄉鎮經濟,二使老年人更幸福。鄉鎮也可辦理“老年樂園”之類,但要辦好,可收費。

  松張口村的村民對本村有光榮的歷史很自豪,這里是淮海抗日根據地的一個中心,抗戰時(1941)泗沭縣政府曾遷來本村辦公,淮海行署也常派人來指導抗日,這附近發生過著名的松張口戰役,1944年為紀念犧牲的烈士曾建有“愛國抗日陣亡烈士陵園”,簡稱愛園,以后固定為地名,當年淮海行署主任李一氓曾題寫陵園的名字,后1951后年陵園遷往泗陽縣城的運河畔。今,這里應考慮建一個鎮上的紀念館、及將舊址約略復原,立碑銘記等。

  在蘇北,鄉村中,地,現已很貴,今后更貴,住房也一定很快增值,(雖現在還不太貴),農村,一旦建設的新與美,就是小城市,對城里人吸引力很大,“城鄉對流”時代將再次到來。

  抓緊時間匆看了一下有隋唐古跡的穿城鎮(據說地名來源為大將羅成語:“穿城而去,直搗敵陣也”,)許仲與我幾經打聽,才找到古井,縣志載當年羅成、單雄信等曾于此一帶屯兵十萬反隋。再往北不遠就是徐州,此一帶自古兵家必爭之地,近代著名的淮海戰役的中心點就在徐、蚌一帶,這一帶除了平原就是較小的丘巒起伏,而過了徐州長江已無險可守,說泗陽還有漢王墓,及很著名的老國營時代果園,無時間去看。

  在此平原上人的心情顯得遼遠,寬闊,愈發舒緩。

  甚至想輕輕哼唱點什么。

  我找到了許仲的打工詩歌每當寫到懷鄉有那么多抒情性的根源。

  許仲趕著回去節后上班,于泗陽再次拼車回淮安,趕得一頭汗水,他勉強買到k8599次,發車為16點,到南通,再打黑出租到海門,再拼車或打黑出租到長樂鎮,,估計得夜里零點過了,我囑他一定找面善的黑車司機,叫慢點不要發瘋似的開。他說每次返回全部都是夜間,為的是省出一個半天與家人團聚(我明白了民工的長途汽車夜車事故頻發的原因)許仲說他年年都很想下決心回來,但兩個孩子都要在城市供著上學,妻子要照顧87歲臥病的岳母無收入,一家人都要靠他一個掙錢,怎么回來?!

  一個22年的建筑民工,(其實他應該知道他已伴著建筑業輝煌時代行將走過)他說他的下一本詩集是長篇敘事詩《一個鋼筋工的單人舞》。

  揮手告別,我要在淮安轉車北上,他再回蘇南,未及喘口氣,列車發車的鈴聲驟響——

  “車已出發,再一次告別蘇北,告別家鄉的春晚,前路在塑造著我也改變著我,聽慣了列車的呼嘯,看慣了人間的離別,一顆疼痛的心誰能撫慰?生活不會停歇,生命繼續流轉,一個在人間漂泊的人,今夜將被哪顆星子的光芒照亮”(深夜,許仲發來的手機短信,是詩?是他的感嘆?詩人是受苦漂流造成的?!)

  ——“這是一種具有殘酷詩意的生活”(想到許仲詩集里的話)

  想到許仲有一年清明節發來的手機詩:

  “一碗拉面就春雨,

  雨過燕雙舞清明;

  打工無常常自憐……”

相關閱讀

上一篇:真誠和友善

相關專題

Copyright ©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m.sdleading.com 閩ICP備12002545號-1
彩票快三计划群 木兰县| 孟津县| 梅河口市| 大厂| 藁城市| 西和县| 民县| 大冶市| 景谷| 涿鹿县| 五大连池市| 临漳县| 平阳县| 多伦县| 天气| 巴里| 巴南区| 石狮市| 东城区| 顺昌县| 大足县| 安福县| 祁门县| 留坝县| 秦安县| 榕江县| 嵊州市| 宿州市| 桐庐县| 漳浦县| 静安区| 博爱县| 高州市| 怀仁县| 阿坝县| 桦南县| 临高县| 叶城县|